今天是: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行业探讨】把握六度核心思维,跳出金融做农村金融

2017-09-30    来源: 市金融办

  2017年9月21日,由中国人民大学、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小额贷款公司协会主办,中国人民大学普惠金融研究院承办的主题为普惠金融“能力改变世界”——“中非数字普惠金融高峰论坛”在京召开。此论坛是2017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为促进国际交流普惠金融事业的发展,最具前瞻性的经验共享主题分论坛。特别邀请国内外知名机构代表就“最后一公里的金融能力建设”、“数字支付与未来”为主题进行讨论。

  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理事会联席主席兼院长贝多广在开幕演讲中表示“非洲是世界移动支付的先驱,非洲的经验证明数字技术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将数以亿计传统上未获得金融服务以及金融服务不足的社会群体,纳入正规金融体系并帮助传统弱势群体养成储蓄及审慎财务管理习惯、提升金融素养、积累信用信息,从而最终减少贫困,实现包容性增长。”

  当日下午13时30分,作为该论坛的第一个主题论坛“最后一公里的能力建设”吸引了国内500多位专业代表及国际金融知名机构(如世界银行扶贫协商小组CGAP、IFC、UNDP)高级别专业代表的眼球。该主题论坛由CAFI主任、高级研究员刘澄清主持, CAFI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李焰教授、扶贫协商小组(CGAP)包容性、市场团队主管Stephen Rasmussen、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农村金融研究室主任孙同全、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权益保护局金融消费教育处处长武岳、农信互联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楠、蚂蚁金服农村金融事业部总经理陈嘉轶、扶贫协商小组CGAP 包容性市场团队高级金融行业专家JoepRoest及乌干达有限公司代理银行业务主管Princess MazziShamirahKimbugweMcash应邀做发言嘉宾。

  本主题论坛以李焰教授发布《2017中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报告》及扶贫协商小组(CGAP)包容性市场团队主管Stephen Rasmussen以全球视野向在场观众分享非洲和南美的一些国家在能力建设方面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经验拉开序幕。

  之后会议主持人刘澄清以中国西部某地区施行财政补贴贷款为主导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绝大部分出现贷款逾期现象为案例,请在场嘉宾从政策制定和监管、机构能力、专家甚至从客户自身的角度去研究讨论“在更为深度的微型金融和普惠金融中,应怎样提高能力建设?为解决这一问题,是否应由政府来主导?”为问题展开讨论。

农信互联网小贷公司董事长 刘楠

  农信互联网小贷公司董事长刘楠以金融机构作为供应商的角度分析发表看法,他认为普惠金融的能力建设是一个综合性问题,需要多维度的探究分析,在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三个主体:金融机构、农户自身及政府,并就三个主体分别如何加强自身能力建设提出建议:

  一、金融机构:农信互联网小贷模式发源于海南农信社,海南农信10年间把小额贷款覆盖到全省60%的农户,把贷款不良率从88%降到2%,其成功的最核心理念就是时任海南农信社理事长吴伟雄提出的“跳出金融做农村金融”。金融机构应通过“六度思维”去建设自身发展。(1)高度,我们一定要从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去领会普惠金融的深意。我是国外留学回来,这些年去了不少地方,我认为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差距并不在于大城市,大城市都一个样子,而在于这个国家最底层人民的生活质量和状态,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两个国家之间的差距;(2)广度,“普惠”即“普遍惠及”,没有广度的覆盖就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普惠金融;(3)深度,在广度基础上,要思考如何为他们提供更有效便捷的、更多元化的金融服务,如何实现让农村人与城里人享受到同样的金融服务?这些正好可以通过很多数字化金融手段去实现;(4)温度,因为我们是做农村金融的,所以要真心真情地投入,真正与客户培养感情,让客户感受到我们服务的温度。这也是降低风险提高服务质量的重要手段;(5)厚度,我们提出“给农民放款、教农民技术、帮农民经营、促农民增收、保农民还款”,核心是要让农民赚到钱,才能保证我们发放出去的贷款是真正安全且有意义的。(6)长度,作为商业金融机构一定要保持发展的可持续性,不能做一锤子买卖,要把它当作一件长久的事业去经营。

  二、农户自身:农户的能力建设最重要的就是两个方面:(1)培养农户用勤劳双手致富的意愿;(2)培养他们的诚信意识。我们主要采取两个手段去实现,一是把贷款的审批权交给农民,只要农民满足“四有四无”(有勤劳致富的意愿、有适当的劳动能力、有固定的住所、有合法的用途、无吸毒、无赌博、无恶性违法犯罪记录、无恶意不良信用记录。)的标准都可以拿到贷款。如果满足条件而拿不到贷款,我们会惩罚信贷员。还款意愿及还款能力主要是由银行角度主观地去看,但有勤劳致富的意愿和适当的劳动能力是很好证明的,所以我们主张把贷款审批权交给农民,农民发现只要满足就能拿到贷款,就从正向激励角度激发了他们勤劳致富的意愿;二是把利率的定价权交给农民,我们把贷款利率中的一部分作为诚信奖励金,如果农民讲诚信按时还款,我们就会把奖励金给农民,让他实实在在得到好处,意识到讲诚信有价值而不是空口而谈,从而培养他们的诚信意识。

  三、政府:作为政府在普惠金融能力建设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缺位、要到位、不越位,应主动去做规则的制定者和裁判员,而不是变成了运动员去发放贷款,反而忽略了规则的制定和市场的扶持。这一点在海南有很好的实践可以去借鉴,在海南政府只做两件事:一是制定贴息政策给农民贴息,只要农民讲诚信就可以享受一定程度贴息,减轻负担;二是对发放小额贷款的金融机构提供贷款奖励金和风险补偿金,鼓励更多金融机构参与其中发放贷款。

  来源:农信互联网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 通讯员:吴科锦